主页

足彩带来巨大商机 广东一商家停售百货专营彩票

  位于潮阳市中山中路14号的一家体彩投注站,是潮阳卖公彩经营时间最长的投注站,即使是在潮阳公彩乏人问津,大部分投注站纷纷退出的时候,该投注站仍然坚持了下来。据介绍,该投注站曾经迁址过一次,迁址前后的最大不同之处是:以前主要卖百货,顺便卖彩票;后来变为主要卖彩票,顺便卖百货;现在则是专营彩票了。

  这家投注站的业主叫陈楚振,他的投注站面积有20多平方米。店铺前张贴着明显的“足彩”和“体彩”形象标识,远远地就能看见。店门两边有一副对联:走过路过不要错过,体彩福彩天天好彩,其中“天天好彩”借鉴的是本报的同名版面。

  投注站用半面屏风隔成两部分,前面的一部分摆设着卖彩票的设备,还有专门用于填写投注单的投注台;后面一部分则设有茶几和座椅。记者采访时发现店里坐满了人,都是在研究当期足彩的投注。

  在售彩设备和投注台之间,摆着一个玻璃柜台,柜台里摆放着一些日用百货和儿童玩具。据陈楚振介绍,从这个玻璃柜台里可以看到这家投注站的过去。

  据介绍,陈楚振夫妇原先都是潮阳市百货公司的职工,1990年,两人承包了百货公司的部分柜台,经营儿童玩具和日用百货,1994年,陈楚振通过朋友在汕头市体彩申请到潮阳市第一家体育彩票投注站。

  陈楚振说,那时候条件非常艰苦,销售设备就放在他承包的百货公司内,白天搬一张桌子出来销售彩票,晚上再搬进去。那时候交付彩票销售款要把现金送到汕头市体彩中心去,不像现在可以通过银行汇款结账,非常不方便,这种情况直到1999年才开始转变。

  陈楚振的爱人当时并不赞成他设站卖彩,因为她认为买彩票也像是一种“赌博”,看到别人买了彩票没有中奖,会觉得“很不好意思”。

  陈楚振夫妇俩都表示,经营体彩投注站七八年,实际上并没有赚多少钱,据陈楚振回忆,投注站开业后的前几个月还可以,每一期能销售1万元左右。但好景不长,几个月后销售额就开始下滑,1997年到1999年,是彩票销售的最低谷,最差的时候一期只能卖出两三百元。公彩发行遭受重创的主要原因是:私彩开始侵入汕头,并逐渐蔓延。

  陈楚振说,私彩的猖獗不仅直接冲击了体育彩票销售,也间接地影响了他承包的百货店的经营。他说,长期以来,他的一家都是靠经营百货生活的。1990年开始承包后,他的百货店在四五里都保持着较好的经营状况,最多时有6个员工,他本人也买了房子,买了一处上下两层总共40平方米的店铺,基本上都是用那时的积蓄。但1997年前后,他的百货店的利润开始直线下滑,员工最少时只剩下2人,月销售额最差时才一两千元。

  据介绍,在公彩最低迷的时候,潮阳市21家体彩投注站中有十几家要求退机,最后仅剩下3家。陈楚振说,他当时也考虑过退机,是汕头市体彩中心主任的一番话才让他鼓起勇气坚持下来的,当时那位主任对他说:公彩虽然处于劣势,但只是暂时的,公彩的市场前景肯定会好起来。

  陈楚振是上个世纪70年代的高中生,又是个生意人,而且爱好体育。他自己也看好公彩的市场前景,况且他的投注站在当时仅是“兼营”,经营成本极小,所以,他打消了退机的念头,将投注站一直经营到现在。

  陈楚振说,随着政府有关部门不断加大打击私彩的力度,公彩的销售从去年开始逐渐升温。但他没有想到的是,倒是百货店先撑不下去了,去年10月份,他放弃了百货公司柜台的继续承包,把彩票销售点搬到了潮阳市中山中路14号,也就是现在的店址。他说,原来那些没有卖完的玩具和日用百货也一起搬了过来,但这些东西现在基本上都卖不动,其中大部分儿童玩具已经一件件地送给亲朋好友了。

  陈楚振说,公彩畅销让他们一家人都看到了希望,特别是“足彩”的上市,更让他坚定了经营彩票投注站的决心。现在,他的投注站已经成了彩票专营店,每期足彩销售额为1万—2万元,体彩“36选7”每月销售1万多元,“4花选四”每月几千元,而且他还经营着“南粤风采”电脑型福利彩票,他说“南粤风采”要比体彩“36选7”好卖一些,足彩上市对它的销售也没有多大的影响。

  陈楚振说,“足彩”的参与性很强,对彩民的吸引力比较大。为了方便彩民,他收集了多家报纸的分析、预测贴在墙上,供彩民参考,其中还有本报的“老六猜球”。此外,他还经常买一些足球方面的报纸,免费派发给彩民。

  陈楚振自己也买足彩,每期花一两百元左右,他说,要是能中奖,他马上就租个面积更大的店铺,搞彩票沙龙。

  陈楚振的爱人对彩票的看法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。前天,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:“这些彩票都是国家的,彩民少买一点,经济上不会受多大影响,既可以支持国家事业的发展,又有中奖的机会。假如有人买得太多,我们还会劝他要慎重呢。”说完,她用手指了指投注站内的墙壁,上面贴着“彩市有风险,投注要谨慎!”

  体育短信:中国足球彩票世界杯与中国队NBA与乔丹新闻